闯入美大使馆的他们是如今伊拉克的“危险存在”

时间 • 2020-02-27 12:38:19

✅人民的名义种子,闯入美大使馆的他们是如今伊拉克的“危险存在”-绮丽时报 _闯入美大使馆的他们是如今伊拉克的“危险存在”

  原标题:闯入美国大使馆的他们,是如今伊拉克的“危险存在”

  北京时间1月13日凌晨,位于伊拉克首都巴格达北部、驻扎美军部队的巴拉德(Balad)军事基地遭到多枚“喀秋莎”火箭弹袭击。据当地媒体报道,炮弹落在基地的跑道上,造成四名伊拉克空军官兵负伤。美国军方向有线电视新闻网(CNN)透露,暂无美军在这次袭击事件中伤亡。

  五天前,在伊朗革命卫队将领苏莱曼尼被美军刺杀于巴格达后,伊朗军方向两处美军伊拉克军事基地发动了导弹袭击,伊朗方面称造成80人死亡,美军和伊拉克方面则宣称无人伤亡。

  不过,伊朗政府随后即发表声明,称对美军的“报复”到此为止。1月13日的火箭弹袭击发生后,伊朗也并未声明对攻击事件负责,因而外界多认为本次袭击可能是“亲伊朗(Pro-Iran)的伊拉克民兵组织”所为。

  今年1月1日,这个民兵组织包围并突入了巴格达美国驻伊拉克大使馆,美军亦指责称,苏莱曼尼前往巴格达是为了指挥民兵组织进行下一步更具威胁性的行动。巴格达市民哈米德对《中国新闻周刊》透露,2019年10月伊拉克局势动荡之初,他和亲友们走上街头所反对的,也正是亲伊朗的民兵组织。

  然而,对于这些民兵组织的具体状况,当事各方一直讳莫如深。有知情者在接受采访时对《中国新闻周刊》表示,向外界公布民兵组织的信息,是一件非常危险的事情。

  只需忠于组织领袖

  2020年1月11日,西方媒体报道称,伊拉克最大民兵组织“人民动员”的旅长阿里阿萨迪(Ali Al-Saedi)在一次袭击中被不明枪手射杀。包括美联社、CNN在内的多家主流媒体将“人民动员”视为亲伊朗民兵组织,将阿萨迪看作是代表伊朗势力的民兵头目。

  不过,一位接近伊拉克军警高层的知情人士对《中国新闻周刊》表示,阿萨迪所在的“人民动员”并非真正意义上的亲伊朗民兵组织,而阿萨迪本人的政治立场也不倾向支持伊朗。

  “当‘伊斯兰国’组织(IS)进入伊拉克时,伊拉克什叶派领袖阿亚图拉告诉人们必须保卫自己的家园,随后政府建立了一个官方机构,想要加入抵抗IS的民兵组织和个人都可以登记。”上述知情人士介绍,这个机构就是“人民动员”(PMU),伊拉克唯一的官方民兵组织。

  据英国《卫报》梳理,“人民动员”领导人曾多次公开表示效忠巴格达,而非德黑兰。一位该组织高层曾在接受采访时表示,“有人认为伊拉克和伊朗同属什叶派,所以我们对他们忠诚,这是错误的,伊朗的什叶派不是苏美尔人(伊拉克人)……我们在这里的运动和库姆(伊朗宗教圣城)毫无关系。”

  《华盛顿邮报》调查“人民动员”在伊拉克社交媒体上的活动发现,虽然该组织整体上一直宣称为所有伊拉克人而战,但实际上其成员和支持者主要是什叶派人士。一些伊拉克逊尼派将这个民兵组织的人直呼为“伊朗人”,并担心他们在解放IS控制区的过程中侵犯逊尼派的权利。

  前述知情人士对《中国新闻周刊》介绍,这主要源于“人民动员”的组织构成。该民兵组织最初由七个武装团体合并而成,此后也有其他团体加入抵抗IS的战争。其中,一些组织的领导人可划入亲伊朗阵营,而相关民兵组织的成员又只需忠于其领袖。

  “每个民兵组织都由其头目控制,‘人民动员’无法调动他们。”该知情人士称,“反过来,他们有时却可以胁迫政府行事。”

  这位知情人士开列了他所知的、由亲伊朗领导人控制的民兵组织的名单,其中包括2014年联合组建“人民动员”的七个民兵组织中的五个,以及另外两个附属在其他民兵组织下的团体。

  在IS被彻底消灭前,美国国防部负责中东事务的副助理部长穆尔罗伊(Michael Mulroy)曾警告,这些亲伊朗的武装团体可能不忠于巴格达,“破坏政府权威、掠夺普通伊拉克人、影响新解放地区脆弱的稳定局势”。

  哈米德对《中国新闻周刊》介绍,在去年10月的游行中,伊拉克社会流传的说法是,政府和“人民动员”的腐败,使得这个官方民兵组织成为“为外国输送利益”的平台。

  彭博社在报道中指出,以“人民动员”为代表的武装团体在抗击IS的战斗中发挥了重要作用,获得了社会影响力,但这些武装团体的“伊朗背景”和“半自治”性质让他们在消灭IS后走上了“进行地方性犯罪活动以充实自我”的道路,最终成为引发伊拉克动荡局势的主因。

  让记者“沉默”

  2020年1月10日,巴士拉地方电视台记者阿卜杜拉萨曼德和摄影师加利被一群枪手近距离杀害在采访车内。虽然警方至今尚未公开凶手身份,但据半岛电视台报道,多数当地记者指出,民兵组织是唯一可能的犯罪者。

  “所有此类暗杀都是亲伊朗民兵组织所为。”前述与警界高层关系密切的知情人士也向《中国新闻周刊》确认了这一点。他的一位亲友、民权活动人士,数日前因发表反对伊朗言论而被民兵组织杀害。

  “根据在伊拉克发生的情况,如果他们(民兵组织)知道谁公布了他们的敏感信息,那将是非常危险的。”在接受采访时,这位知情人士多次强调,“他们会杀害任何公开他们信息和反对他们的人。”

  半岛电视台报道称,伊拉克记者们普遍认为,阿卜杜拉萨曼德生前发布的最后一段报道是他身亡的导火索。在报道中,这位39岁的记者称巴士拉的亲伊朗民兵组织是游行示威者和活动人士遭到攻击的幕后黑手,并诘问“为什么他们攻击美国大使馆的时候,没人抓他们?”

  “武装团体就是想让他永远沉默。”一位受访者对半岛电视台说。在伊拉克,虽然人们不敢公开指出哪些死亡事件与民兵组织有关,但线索依然有迹可循。

  伊拉克记者联盟(N北京青年快乐大本营UJI)编撰的2019年年度报告中,记录了2019年最后三个月动荡局势中记者和新闻机构遭到攻击的事件。在与警察、军方和示威者的冲突中,NUJI都会明确记载对方的身份信息,但在更多的事件中,报告语焉不详——

  10月6日,一家新闻机构遭到“原因不明”的火箭弹袭击;10月26日,多名记者收到“不明团体”的威胁;10月27日,一家媒体总部遭到“不明身份的枪手”开枪射击;11月18日,迪瓦尼耶省记者阿尔-沙马里在多次收到死亡威胁后失踪,至今下落不明;12月7日,摄影记者阿尔-穆哈纳在巴格达闹市区被一群正在进入示威游行广场的“不明武装团体”射杀……

  在报告的最后部分,NUJI指出,记者受到的安全威胁主要来自“政府团体、党派和武装团体”,而“安全部队没有为记者提供任何形式的保护,当局对武装团体袭击媒体的事件不予理睬。”

  局势还在变糟

  从2019年10月至今,伊拉克人民已经在游行、骚乱和局部武装冲突中度过了三个月。一些巴格达及南部省份居民向《中国新闻周刊》介绍,目前伊拉克人的生活“基本上是正常的”。超市、餐厅正常营业,中小学正常上课,人们依然会出去逛街,但更多的时候是上街示威。与日常不同的是,高校学生并未上课,一些政府部门职员也已罢工。

  半岛电视台等多家中东媒体披露的数据显示,2019年10月以来的骚乱已经造成至少470人遇难,超过25000人受伤。

  前述接近伊拉克军警高层的人士表示,目前情况“基本得到了控制”,军队只是驻扎在示威地点附近,较少行动。更严重的问题是记者和民间活动人士遭到民兵组织暗杀,及其背后反映的美国、伊朗势力在伊拉克领土上的角力。

  从反伊朗游行到冲击美国大使馆,再到美国、伊朗军事力量直接介入,伊拉克民间社会也在撕裂。来自卡迪西亚省的青年阿尔赛迪对《中国新闻周刊》表示,美军刺杀苏莱曼尼、伊朗袭击美军基地后,他身边出现了两种不同的声音,“有些人很生气,认为伊朗活该被炸;但也有人觉得,是伊朗非常勇敢,敢于去轰炸美军的基地。”

  一些伊拉克居民说,在议会投票通过要求美军撤离伊拉克的法案后,人们也充满担忧,害怕美国会对伊拉克施行经济制裁。“总的来说,因为美国和伊朗,局势还在变糟。”

  “伊拉克政府不能疏远任何一方,这就是它陷入困境的原因。”彭博社指出。

点击进入专题:
伊朗高级指挥官被美军炸死

责任编辑:张申